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Categorized |

遇見。吉拉卡樣

一個炙熱的午后,我們到訪鳳林

這是「原鄉行程」的第一站,我二度來到了吉拉卡樣。

蜿蜒的鄉間小路,那座「廢校」依舊佇立著

幾個小朋友,就在路邊奔跑嬉戲

熟悉的部落餐廳,幾個人忙進忙出,就為了「辦桌」。

在這裡,我們遇見一對夫婦,十分好客且熱情,還有幾位可愛的小朋友,Kacaw及Panay是這裡的精神支柱,他們是台北人,都是世界展望會的志工。二年前的某一天,他們受到神的感召來到了這裡,一個他們未曾所及的原鄉,但現在卻是他們兩人的「家鄉」,他們的家。

飯桌上,我們輕鬆的聊著,家強爸爸也就是Kacaw一邊忙著準備菜肴,卻突然提到,「在這裡七、八十歲都是獨居的老人家,四、五十歲的則被我們稱為年輕人,其他的多數是隔代教養的小朋友」;Panay(人稱美英媽媽)接著說,「其實這裡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關心和解決,但最令她擔心的是,他們兩人很快就要因為教會提供的專案到期,在八月離開這裡。」

其實,看的出來,美英媽媽對於要離開這件事相當的不捨,但也有許多擔心與無奈。這時,一位漂亮的小女孩送上一道有機小黃瓜,「這是剛剛現採的喔,還有玉米也是,很甜,你們都可以直接用手拿起來吃,完全沒有農藥的」,Kacaw詳細地推薦著。小女孩則是害羞的站在一旁,美英媽媽隨即說,「你看客人的盤子都髒了,要趕緊幫忙清理喔。」小女生很乖巧且認真的完成了她的任務,順道還細心的為每一位客人倒了茶水。其實這裡的小朋友的「工作」,都是自己分配的,因為他們知道必須靠著「自己養活自己」。

其實,一開始,他們只想在這裡找一個可以讓族人聚在一起的地方,因緣際會之下,就合力花了很大的功夫重新整理,變成一間非常有特色的部落餐廳。Panay(也就是美英媽媽)說,這裡不只是餐廳的工作,其實還有農場,縫製布娃娃、部落導覽等,有時候大家甚至聚在一起趕工-「包水餃」、「打黃豆」;這就是「以訓代濟」的精神,部落族人就這樣互相維繫著過生活。Panay接著提到,除了小孩,「這裡老人居多,因此老人供餐也是他們想達成的目標」。「很多問題都必須解決」Panay這麼強調著。

「廢校那個地方,小朋友都會聚集在那邊玩,對了,我們的籃球架又壞掉了。」Panay手指向窗外。在這裡,因為教育資源嚴重不足,也是很多偏鄉小朋友面臨的問題,他們每天上下課都要很辛苦的騎上16公里的路程,相當辛苦。「小朋友放學後或是周末又是一個問題。」Panay說著。她索性透過教會及朋友的力量,終於有東華大學的學生排班來幫這10幾個小朋友課輔英文、數學及自然。我問Panay這些大學生有沒有工讀金,她露出無奈的表情,急忙搖著手跟我說:「沒有啦,委員,他們都是志工,到現在做了兩個學期了,我們只能補貼他們3個人分二千元的油錢,其實不是我們不給工讀金,是真的給不出來。」現在大部分的學生要轉去另一個地方課輔。

其實,像原鄉部落所面臨的這些問題很重要,因為他們生活周遭所遇到的正是這個社會的縮影。台灣長久以來存在嚴重的城鄉差距問題,原鄉部落又遠離都市地區,生活機能及就業機會相當匱乏,造成許多青壯人口移往都市,也就留下了老人及小孩,隔代教養問題就出現了。就像花蓮,許多原鄉部落就有這樣的問題,政府的力量無法全面性的改善現狀,如教育資源分配、老人照養機制,專業社工員等問題;就像吉拉卡樣,必須仰賴族人的自主力量,團結互助解決困難。

當然,完善的志工系統對他們而言,有直接且立即的幫助,就像Kacaw及Panay夫婦帶著自己的孩子來到這裡,用熱情為部落帶來創意與活力,也鏈結出對外的流通管道。所以,原鄉部落的問題必須更多人共同關心,這裡的土地資源豐富,需要好好被整理,當然行銷管道的暢通是必要的,因此整個部落發展的定義都需要重新被定義。

「部落餐廳」是這裡的精神堡壘。我打從心裡非常認同且敬佩Kacaw及Panay夫婦當初的決心與毅力,他們的決定牽動著吉拉卡樣,但這個社會需要更多的Kacaw及Panay,正如同Panay常跟這裡的孩子說的一句話:「你們有兩個媽媽,一個是家裡的媽媽,而我是你部落的媽。」沒錯,這就是志工的精神與意義,。

那天午餐,我們聊了很多,桌上的有機菜餚也吃了很多,跟同行的朋友們也初步解決了一些問題,飯後,我們也親自走了一趟廢校,真的很謝謝他們,不只是謝謝他們熱情的招待,而是謝謝Kacaw及Panay讓我們深刻感受到原鄉的傳統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