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Categorized |

捍衛公民權益!支持婚姻平權!

首次接觸同志議題,是在美國求學期間,校園內有許多同志社團和同學,他們不僅爭取自身權益,同時為促進社會對於同志的理解而努力。一些經常性的活動,以及校園內一年一度的「同志光榮日」(Gay Pride Day),不但給予同志的自我和社會認同友善的環境,也給了異性戀同學認識同志議題的教育機會。我因此認知了同志就在我身邊的這件事,這不但是現實,也是正常的。

22

後來進入職場,因工作需求經常走訪世界各國,也認識了許多各國公開出櫃的政界同志,他們多數位居要職。有市長、國際組織負責人、國會議員、部長,甚至有人即將出任總理;他們事業有成,也願意公開出櫃。許多傳統社會對同志的刻板印象或歧視,並沒有阻礙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同樣的,在許多其他領域,我見證了藝術家、音樂家、作家、導演等各行各業的同志,對社會發揮了一定的影響力。他們的存在,也是如此的真實、自然。

既然這世界有這麼多的同志,就像這世界上有許多不同的人種、膚色。我的教育,以及我的人生經歷,養成了我的信念,就是「人,生而平等」;而人權,不該有族群、性別、性傾向之分。同志不是次等公民,婚姻權也不該被剝奪。

於是我在2006年第一次嘗試讓同性婚姻能夠被承認而提出立法行動。當時被少數立委所杯葛,連交付委員會審查討論的機會都沒有;而今年,我也連署支持尤美女、鄭麗君委員所提的婚姻平權法案,就是因為相信,歧視少數人的時代應該要過去;在進步的台灣,所有的人,都應該享有同樣的機會以及選擇的權利。

在現今的台灣,許多對彼此有承諾,相互照顧一生的同志因為無法結婚,而被剝奪許多的權利,如醫療行為的同意權限、財產繼承、保險,以及彼此孩子的監護權。而隱藏性的人性壓抑,則因為社會的偏見和歧視,造成對人格的壓力與憂鬱。即便我們身邊沒有熟識的同志友人,相信大家對於斷背山的情節也能體悟,細緻深刻卻要被隱藏壓抑的愛情,對一個人,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在這兩波修法行動中,有些人持反對的意見,我也理解。任何社會的變革,都會面臨保守力量的反對,就像美國要從廢除奴隸制度,到脫離種族隔離與歧視,至今能選出一位有非裔血統的總統,何嘗不是經過漫漫長路?百年前的台灣,接受高等教育的女孩是異類,曾被視為危害傳統婦德;如今,女性的大學生不但是社會主流,比例也已經超過男性,這樣的演變,當然也不是一日達成。

但是,對於不同的聲音,應該要有理性的社會對話。有些人對於同志權益的反對與歧視,在於不了解而造成的恐懼,因此產生各種荒謬的論點。如承認同志婚姻權會造成愛滋病的蔓延、性別平等的教育會讓孩子變成同性戀、讓同志結婚會毀家滅族… 等等。其實,放眼望去,許多已經可以接受並祝福同性婚姻的社會,如紐西蘭、荷蘭及美國的部分州,這些問題並沒有比其他國家還要嚴重。

「婚姻平權」不僅是基本人權,更是社會公義的展現。婚姻不只是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或一個儀式,更牽涉到在婚姻關係中的人在社會中是如何被看待的。就算是兩個同性的人,都有同等的價值,都應平等地享有尊嚴、權利及自由。而我也相信,如果社會可以用更開放、更包容、更尊重的態度面對婚姻平權議題的討論,,讓台灣的同志們的權益能夠被社會所認同與接納,相信這個社會將更多元、豐富,也會充滿更多繽紛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