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花東地區永續發展基金陷空轉 要求盡快擇期開會

立院經濟委員會今(4/16)日審查「花東地區永續發展基金」,首先對原定三月初召開的花東地區發展推動小組第七次委員會議因召集人未定陷入空轉一事,民進黨立委蕭美琴質詢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管中閔時指出,該基金一直都要透過小組開會討論與核定,以順利推動後續相關計畫,但從去年9月至今都未開會,顯然完全漠視花東居民權益,令人無法接受。管中閔回應表示,會議原訂今年1月底前召開,但花蓮縣政府要求延後,2月又逢召集人離職;行政院現已派任政委鄧振中擔任召集人,待4月18日了解相關業務後,將盡快擇期開會。

 


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太陽花後民進黨的下一步?

陽花的學運後,聽到黨內重要幹部認為民進黨情勢一片大好,因為馬英九已經民心盡失,失去統治的正當性;馬王較勁、國民黨內幾位接班人明爭暗鬥且急於切割馬,看似其政權搖搖欲墜。然而,也有很多同仁是比較擔心,不認為國民黨被人民唾棄,就能自動轉換成民進黨的好情勢。民進黨如果沒有在此深刻思考未來的願景與黨的定位,未必能及時獲得人民的信任與託付。太陽花的落幕,只是艱鉅的政治工程的開始。

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經過半個多月了。我們從第一天晚上見證學生衝入立法院區,接下來輪班守著議場的學生。坐在門口值班的同時,聆聽場內外部分學生的許多意見。其中當然對馬政府有著強烈的批判,陳述了年輕世代對未來的各種擔憂,但同時也有諸多對民進黨的質疑。民進黨長久以來有著對馬政府同樣的批判,但是我們現在更應該思考,對於民進黨的角色,我們該有什麼樣的反省?

這半個多月來,民進黨的角色,並非如馬政府以及部分外國人士的曲解,不是發動或扇動者。然而,扮演支持者的角色無庸置疑。為什麼民進黨會支持太陽花學運? 一方面,在情感面上,多數民進黨人流著反威權的熱血-從美麗島世代,到參與解嚴後學運以及各項社會運動的青壯世代。看到後繼有了反威權的批判思想與行動能力的新世代,我們自然流露出亢奮與情感疼惜的連結。但另一方面,在政策面上,是因為這次學運的主要訴求中, 有一些與民進黨長期的主張是重疊的,除了對國民黨強行將服貿協議送出委員會的憤慨之外,還有監督機制長期以來未能法制化的不滿。

1891433_10152062954190687_2531401175503598539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