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0日 星期六

Categorized |

蕭美琴觀點 - 政治的變與不變

IMAG3632

台灣近來歷經學生運動以及公民意識的崛起,給政治的結構與運作模式的變革很大的養分。結構性的刺激有二大領域:國家級公共政策的公民直接參與,以及憲政制度的檢討。這個對國家級政治的刺激所帶來的改變,還在持續進行中,實質的影響應該將是相當深遠的。但是,在地方基層政治的層次,反而變動較為有限;今年底的七合一選舉,無論是選舉過程,模式,目前還看不出將有顯著的結構性變化。

在國家層次,新型資訊科技的普及化,加速各種政策資訊的傳播與討論,公民間可以快速傳播訊息,也能夠即時的進行組織動員。過去資訊以及組織被少數政治掌權者所壟斷的局面,未來將不存在。甚至是國際間的談判,已經不是傳統國際關係理論之以國與國、政府與政府間互動的結果為主,而將融入更多的社會因素與行為者。舉例來說,當台灣的經貿官員依然因為採取資訊封鎖的策略而失去社會信任時,我們看到美國貿易代表在面臨政策質疑的時候,每天twitter跟公民對話,一方面提供更多的訊息,另一方面快速且直接回應各種問題。顯然政策主導者互動的對象,早已不能局限在掌權者的小圈圈中。更密切的與社會對話與溝通將成為一個必然的趨勢。

另外,台灣社會對於主政者的信任危機,已經到了需要以憲政層次的制度改革,才能重建,否則無論日後誰執政,如果制度無法因應民意的需求,社會動盪將成為常態。這其中,總統的權責問題,國會制度的選舉方式以及其代表性,罷免複決制度的設計等體制內的權力制衡等問題,都需要做更精緻的討論。近來台灣社會開始針對現行權力分立制度,總統制、內閣制以及現行國會選制的利弊和相關配套開始啟動討論,這也將是台灣民主改革的下一階段重要工程。

然而,國家層次的政治改革浪潮,目前卻尚未在基層的政治中發酵。這波公民運動對於裙帶政經結構的批判,是台灣基層政治長期的詬病。最近經濟學人雜誌的全球裙帶資本主義指標中,台灣高居第八。也就是說,台灣的政經影響力,取決於財團家族和人脈關係更勝於正常的市場制度和公民社會。的確,台灣過去的基層政治,幾乎以「關係」和「服務」,而非「政策」為取勝關鍵。而國家級的政治,又是基層政治由下而上堆積起來的。從村里長,鄉鎮市民代表,鄉鎮市長等基層選舉,如果仍舊充斥著派系利益和人脈關係的糾葛,而缺乏對具體政見的競爭和論述,上層的政治也恐難以改善。今年底七合一的基層選舉,是politicsasusual的傳統政治競爭,還是有新血與新政策論述的加入,將是台灣的政治文化能否在經過一番刺激之後確實有所進步的重要指標。

─ 本文亦刊載於《東方日報》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