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

高階核廢料處置場選址 蕭美琴呼籲尊重原住民

IMAG4144

立法委員陳歐珀、蕭美琴、尤美女、田秋堇於18日在立法院召開高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公聽會。與會單位包括原能會、科技部、經濟部、台電公司代表、專家學者代表以及民間團體等。會議達成四項共識,首先,往後台電進行任何探勘工作時,應事先通知地方政府、相關民間團體。其次,高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條例法制化時,應納入公投條款並不得違反原住民基本法之規定 再者,污染防治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要製造汙染源 ; 因此,廢核四節省封存費用;現役核電廠應盡速除役 最後,找回民眾對政府的信任,由下而上公開透明的進行核廢選址。

蕭美琴指出,臺灣使用核能發電四十多年來,已產生相當程度的核廢料;為此,找尋一個最終處置廠是臺灣人共同到責任。但三年多來,為何最終處置場的探勘 、 評估與選址之工作始終一個備受討論 、爭議的議題?其主要的原因始終來自於台電進行探勘工作時的黑箱作業。

蕭美琴分享了三年前(2012)邀集太魯閣族的牧師們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的經驗,反對台電在秀林鄉和平村鑽井探勘地質,擬作為核廢料最終處置場。當時的台電假挖掘隧道之名,實際卻在進行花蓮岩層的探勘。而近期對宜蘭大南澳的探勘也受到立委陳歐珀的質疑。台電一直以來都聲明探勘不代表該地是最終場址,但不可否認,缺乏對在地住民溝通、 說明與尊重,始終是民眾憂慮與不安的來源。台電以所謂的「技術性評估調查」作為高牆,阻擋社會大眾、其他外部專業知識團體的參與。 黑箱作業阻礙台電自己解決問題的機會。

蕭美琴更進一步指出,台電探勘的關注點在於測試岩層的合適性,卻忽略要以更全面的角度來思考。她說明,花蓮位處地震帶,是台灣地震最頻繁的地區。假使最終處置場真的設在鳳林鄉,一但因地震發生災變而導致輻射外洩時,最接近撤離半徑的花蓮市和吉安鄉的人口高達 20萬,根本無法及時疏散;在撤離半徑內的還有宜蘭縣,其人口更多,撤離作業更艱鉅,後果更不堪設想。

蕭美琴認為台電在蘭嶼放置低階核廢料,在秀林鄉 、宜花交界大南澳地區進行探勘,最缺乏的是對當地住民的尊重。諷刺的是,有些偏鄉的供電設施,台電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有建置完善,甚至有部落只能自力救濟地向外界募集資金購買太陽能發電設備,由族人徒步背負上山。此外,媒體失衡地報導偏鄉住民的反對意見,也阻礙了意見溝通的機會。當有部分弱勢的族群為我們的用電而受苦時,這是一件該難過的事。

蕭美琴呼籲,污染防治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要再出去製造汙染源。我們沒有能力一夕之間處理過去四十年來所製造出來的核廢料;但是我們卻已有足夠智慧來降低這個問題,也就是廢除核四,並儘速停役其他核電廠,向非核家園的目標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