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Categorized |

2016美琴選舉政見-教育篇

1.1.推動花東華語教學中心
學習華語是全球的教育趨勢,每年都有無數的學生到中國學習中文。雖然中文也是我國的官方語言,但在這塊全球華語教學的市場上,願意選擇來我國學習中文的留學生,是較少的。就教育部統計,民國103學年度來台就讀華語文的外國學生為15,526人;相較於98學年度的11,612人,大幅成長了3成多。雖然人數正逐年成長,但,若政府做好更具願景的規劃,台灣是可以成為外籍留學生學習中文的首選國家。
語言教育對國人而言,是一種責任與義務,它協助國人溝通與了解歷史與文化,提升素質與水準;但,語言教育對外國人而言,它是一種產業,可以帶動地方的經濟、促進國際間的文化交流。
就經濟面來看,留學生的食、衣、住、行、育、樂通通與地方的產業相關,他們是「長期」的觀光客,協助地方經濟的穩定發展。就文化面而言,外籍學生與我國學生在生活上的互動,可以促進國與國之間的青年文化交流,甚至還可以推展國際志工服務。就國際政治面而言,語言在哪裡學,人便會與該地建立深厚的情感。來台學習中文的外籍學生,日後有很大的機會可以為我國發聲,增加國際對台灣的友善度,成為國際競爭的軟實力。
雖然台灣國土面積不大,但是文化卻相當多元。從這個角度看來,我們可以依城市、地方文化的差異性來發展出具有在地特色的語言中心。例如,喜歡都會生活的留學生可以選擇台北、高雄等都會區,喜歡地方歷史文化的,可以選擇台南、嘉義等地。當然,全世界還有很多人是愛好大自然的,此時,花東就是最棒的選擇。
我國各大學的華語文教學中心,都已有完善的教學系統,現在缺乏的是能進行統籌管理、與國際行銷的機構。昔日我們都認為,教學工作應歸屬於教育部來管轄,不過對國際語言教學來說,它還需要諸如外交部、觀光局的協助,甚至留學生入境後,也需相關單位進行有效管理。華語教學產業的發展,是一個需要跨部會合作才能促成的新興產業。

1.2.拉孩子一把 偏鄉教育
我們都相信教育是孩子的未來。然而在台灣,孩子的教育資源,存在著很大的城鄉差距。我們經常聽到都會的家長擔心孩子的競爭力,小孩從小面臨外語學習,以及各種才藝的補習班、安親班抉擇與龐大的支出壓力。但是,在台灣很多其他的角落,學童的選項並沒有這麼多,他們面臨的是另外一種成長與教育需求。
台灣教育的城鄉落差,不只是農村常見的貧窮與資源不足的問題,在很多其他的面向也可以觀察到。
例如,都會區人口集中,少子化雖然是普遍的現象。但是多數的小孩都能在一定的學區範圍內就讀,且跟許多其他同年齡的小孩在團體中一起學習成長。但是,在台灣許多農村地區,少子化加上青壯人口外流,讓很多學校一個年級的學生是個位數。全校學生人數不到50人的中小學,比例以花蓮最高。除了跟其他同年紀小孩互動減少,也衍伸了是否要開發特色教育,或是併校以及遠距通勤上學,甚至是小小年紀就要離開家裡住校的問題。
此外,偏鄉工作機會有限,許多家長只好到外地就業,將孩子留給其他親人照顧。有小學校長告訴美琴,他們全校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小孩,是跟父母居住的。也就是說,孩子成長過程很重要的家庭結構面臨很大的調整。當然, 有些孩子隔代教養還是備受其他親人的關愛與照顧,但也有很多孩子並未獲得家中該有的照顧。無論是學業或個人品格和價值觀的養成,在離開校門口後,是沒有大人在關心的。
面對這問題,課後輔導,成為彌補家庭教育不足的重要關鍵。政府的許多提案,如「夜光天使計劃」都立意良善,利用課後輔導,來對偏鄉學童進行學業加強或是提供更多元的學習資源。不過,我們也要重視這些計畫的永續性,這樣才能縮短城鄉之間的教育資源落差。
也有很多民間團體,提供資源協助偏鄉的孩子,如提供課後陪讀或輔導的空間和可以功課的書桌,大學志工陪同寫功課,部落廚房提供晚餐等,很多孩子因而受惠。
台灣很多人有農村的兒時成長記憶。在過去,可以在農田間,在大自然中自信快樂長大的孩子有很多。但是近年來,因為社會結構的變遷,讓偏鄉孩子成長過程中所需要的關懷與教育資源,相較於都會區,產生很大的落差。學校公部門、家庭與社會資源三個面向都很重要,需要產生互補與連結,以確保台灣無論哪個角落的孩子,都能快樂學習、平安成長。